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唐震:齐步走与差步走
发布时间:2021-04-02         来源:中国财经网    访问量:366次  分享到:

齐步走与差步走是人类社会向前行进的两种状态,也是目前世界上并存的两种制度模式。以财富增长为例,齐步走模式就是要富都富,要穷都穷,大家共同进退,同步前行。差步走就是有条件的先富,没条件的后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两种模式步伐各异,运行节奏和内部机制大相径庭。历史上曾经有过相互隔绝封闭各自独立运行的较长时期,但在今天,两种模式碰撞渗透融合互鉴却成常态,甚至国家之间以及各国内部各部分之间诸多矛盾的产生也与两种模式的并存不无关系。

1.公民生活已成惯性

两种模式的背后是大量的公民利益所在。

齐步走呈现的是全体社会成员在物质生活水平和行为方式上基本一致,社会秩序保持在和谐的,一致的,非差异化的状态。此模式下,社会以整齐划一的形式出现,个人的社会地位相同或相近,整个社会不大推崇差异而是倡导同一。集体主义,整体意志主导社会前进方向,社会进步的责任主要在管理组织,个人甚至不需要做多大努力就可以与其他社会成员一样地同步实现人生目标。整体上看,社会各部分的功能及其张力之间是趋向均衡的,其扁平式的社会结构搭配了金字塔式的政治结构,整个社会运行具有超稳定性。

差步走模式则秉持了全体社会成员之间分离的,异动的甚至冲突的意志和行为。这种模式突出社会成员的禀赋(异质)特征,刺激其将天赋权力与有限的社会资源紧密结合并发掘其潜在力量,整个社会求取的是动态的稳定性,其往往通过损失一小部分利益而达到整个社会秩序的自适应性。这种模式更多地激起了社会成员之间竞相争斗的特性,个体始终处在释放其张力的过程之中。它赋予个体对社会进步承担主要责任。

自从这两种模式相互开放之后,一直在求同存异的共识下进行互动,但互动并不意味着同化。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的优势与特长,却都不愿意彻底地融入对方的体制当中。由于社会运行已经形成惯性,两种模式也已经形成各自严密的组织体系,人们似乎更习惯于在原有体制的庇护之下,担心对自己的生产生活方式作出颠覆性的改变。

2.财产制度是根本支撑

支撑两种模式的制度基础是财产所有制度。

齐步走模式源于财产的公有或共有或直接就是国家所有。由于公有或共有,各成员间产权平等,单个成员除了支配自己的劳动成果之外,对财产的整体没有支配权。处置财产关系就衍生出一个管理者集团作代表,需要在群体之上形成统一意志统一决策统一指挥,以确保收益分配高度均等利益均沾,任何一个成员的多吃多占,既为制度所不允许,也会得到道德上的谴责。

差步走模式由于财产掌握在社会成员个人手中,人的社会行为便是个体化的,错位的和参差不齐的,表现在社会行动中便有先有后有快有慢。从这点看,这一模式与人的天然的能力差别和后天的能动属性的差别相一致,展现的是充分激励“能者多得”“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差异化推进机制。整个社会倡导的是成功者的价值观,全社会最优秀的思想总是与最好的资源联结在一起,一个人的财富多寡是证明其人生价值的主要特征。这种社会结构偏金字塔型,政治结构则偏扁平型。政治的目的就是为经济服务,整个社会始终处在经济竞争的亢奋状态。

两种模式最主要的分界线集中在“平等”二字上。齐步走模式希望努力做到个体间尽可能地平等,差步走模式则由于激励了个体间的差别而带来了不平等。受财产关系决定,齐步走模式下的决策者必须作共有产权的代表,差步走模式下的社会管理者则必须满足所有个体私有产权的共性要求。

3.两种体制相互映照

如果世界上只有其中一个模式,历史的发展方向也许就是唯一的。问题是,当你的对面出现了一种新的制度模式,你不可能不去关注它。今天世界的多样性就在于两种模式同时并存,并存且相互开放,这就开启了相互映照,互镜互鉴的世界历史。

齐步走的目标在于“整齐”,强调一致,先出头者要等待其他后来者。所以,齐步走模式在道义上更关注最末端社会成员的感受。差步走的目标在于形成“差别”,彰显个性,先出头者能跑多快就跑多快。所以,差步走则更关注顶端社会成员的感受。就个体的能力而言,齐步走模式比较有利于劳动能力弱者,没有剩余财产的,无竞争力的社会成员生存,差步走模式比较有利于劳动能力强的,有财产剩余的,竞争力强的社会成员生存。当然,如果两种模式并存在一个制度框架内,那些劳动能力强的,有财产剩余的,竞争力强的社会成员就可能比较纠结:相对于整个齐步走体制,他可能感到被束缚,而相对于其他较落后的社会成员他又会感到很优越。齐步走模式下社会分工比较缓慢,分工体系比较单一,人们一般寄希望于社会管理机构提供更多的社会服务。差步走模式不断地催生新的社会分工,人们为了能够在激烈竞争的社会中立足,必须不断形成自身优势。分工既为其他个体带来就业机会,也是先富带动后富的重要路径。

4.混合模式主导未来

人类天生就是有差别的物种,一些人适合齐步走,另一些人适合差步走。这一特质使得两种模式都有了存在的理由,也促使两种模式都不断地进行自我调适和自我优化,而优化的方向,是学习对方的长处。

齐步走模式下,由于所有社会成员在财富增长,社会地位上差距小,刺激也较小,个体心态比较平和。但同步的结果是同质化,社会成员的心态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社会管理者的心态是“不患贫而患不安”。齐步走社会不像差步走那样把个体的需求分步骤地差异化地实施,而是类似于一群人集体步伐一致地通过一座桥梁,容易形成“同频共振”效应。齐步走模式虽然由于财产的公有属性使个体之间趋于平均化,但在现实中,也会经常不断地受到社会成员想差步走的挑战,容易陷入“一乱就统,一统就死,一死就放,一放就活,一活就乱”的怪圈。所以,齐步走模式的创新活力来自于不断地深度地改革开放。

差步走模式下,由于整个社会资源的有限性,容易形成先到先得,先得先占,马太效应突出,极化现象严重。社会底层的公民若要变身为社会顶层的富人难度更大,社会阶层被固化,社会对立加剧,如不加调适,极易发生社会动荡和冲突。所以,差步走模式的优化策略来自于对中下层社会成员的充分关注与机会倾斜。


唐震,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2021年3月26日中国财经网)


?
Baidu